设为首页 收藏本站 新闻检索 部长信箱 
 
首  页 新闻纵横 高教视点 学术动态 学院人物 校园经纬 合作交流 校园媒体 媒体关注 校园文化 思政园地 统一战线 校史长廊
 
 
 
怀化学院新闻网 » 学院人物 » 杏坛精英
《系主任访谈录—“我的大学生活”》(一)读书·考试·思考——中文系主任姜书良教授的大学时光侧记
  作者:陈欣 沈亚   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5325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10-21 09:44:58

编者按:

      大学生活是人生历程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段时光,它是理想与现实间的一个驿站,它充满着浪漫诗情与青春年畅想;它是天之骄子们汲取知识养分,塑造自我、提升自我的黄金时期;它是记忆深处那抹最为绚丽的阳光,照耀青春的心灵,带来长久的温暖和绵长的回味。从即日起,本网将推出《系主任访谈录—“我的大学生活”》,通过系列报道,启发同学们认真规划大学生涯,自觉而努力地投入到学习之中,加强能力、素质等方面的培养与提升,成为一名德才兼备、全面发展,受社会欢迎的优秀人才。

读书·考试·思考

——中文系主任姜书良教授的大学时光侧记

      中文系主任姜书良教授讲授外国文学,是深受学生喜欢的一位老师,他在讲课时就相关问题时不时信手拈来引用其他书中情节或理论,同学们私下里议论,他哪来的时间读了那么多书?于是,我们想通过采访了解一下他在大学时代是如何学习的。他先是摇头说,我们那时代的大学跟你们现在有很大不同,没有什么典型意义,而且我也没什么值得宣扬的成就,采访就算了。但说到现在的学生学习状况,他突然有了谈话的热情,说:“我真的很不理解,读书本来是一件乐趣无穷的事,但现在许多学生把读书当成了痛苦和负担。我向来不赞成‘苦读’的说法,真要是苦就干脆不要读算了!”

 

特异背景——我们是蹉跎的一代,大学时读书是“恶补”

 

      人们读书主要不外乎两个原因,一是个人喜好,另一个则应对社会需求。身为现代人的我们常因后者敌过前者而读书,但姜老师却是从心里往外的喜好读书。对此,姜老师说:叶辛上世纪80年代出版了一部当时影响非常大的长篇小说,名为《蹉跎岁月》,书名真实地道出了我们那一代人的普遍命运。我们是因学业蹉跎荒废太久了而产生强烈读书渴求的。

      “我们上大学时,读书的热情是不需要老师调动的,大多数同学都疯狂读书。这并不是说我自己如何自觉,也不是我们那一代人就比现在的学生如何优秀,而是,我们处于一个精神相对匮乏的年代,对精神的渴求自然就强烈得多。”对此,姜老师举了一个例子: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有一篇小说《象棋的故事》,小说主人公B博士在二战时被纳粹单独囚禁,长期不能与外界接触,使他急切想得到一本书。一次提审时冒着危险偷了纳粹军官衣袋里的一本书。回到牢房迫不及待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本棋谱,大失所望,因为他根本不懂棋艺。但那毕竟是一本书,他只好把那本棋谱反复琢磨,自己与自己对弈,后来他竟然可以战胜世界象棋冠军。关于这小说,姜老师说,我们只总结它的一个方面,就是揭示了一个道理:人与动物不同,人本能上就需要不断吸纳外界新的精神信息,而我们青春时代的文革十年,知识荒芜,人的精神普遍处于一种饥饿状态,所以,文革一结束,全国人都扑向知识和书本,也是自然的。

      “我上大学时,只要听说新华书店进了新书,天没亮,市民、学生便会排着长队去抢购。现在说来比较搞笑,当时人们买书,几乎就像那个B博士偷书一样,根本不加选择,不管是数学、哲学、历史、文学、外语词典,反正只要是书,见什么买什么。当时人们都没多少钱,但书也便宜,而且书真的少得可怜,所以胡乱抢购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是初中毕业后当了整整十年农民考上大学的。同学中有的当了十几年教师,多数是城里知青,城里的教育怎么说也比农村的要好得多,所以上学后发现自己原来读过的书,简直就是皮毛,人家说起什么书来,听着都像是天方夜谭,很没面子。于是就只好恶补。只要老师讲课时提到的,能找到的,就拼命读。” 恶补自己欠缺的知识面,恶补十年来的知识空缺。“作为中文学子,该看的书你必须看,不然知识结构上欠缺,你就不能证明你是学过中文系的。”姜主任解释道。“但现在我们能倒过来让学生们再经历一个知识荒芜的时代,让他们形成精神饥饿从而让他们形成读书热情吗?这恐怕不现实。”说着,姜老师摇头,无奈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 当时学校图书馆书的藏书量有限,借书不易。经济紧张的学生也没有多少余钱满足买书需求。姜老师与他的同学们都用一个“笨”办法进行知识结构欠缺的“恶补”,那就是抄书。拿来就抄,姜老师说他抄过汪静之的《蕙的风》、《天安门诗抄》,抄过郑义的小说《枫》,1979年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大讨论的重点报刊文章都抄过……又因为想到毕业后,要回乡下工作,与外国文学方面的知识很难再有接触的机会,读过的外国文学名著,他都坚持写读书笔记,而这也偶然地为他后来的外国文学教学奠定了基础。现在,他主编的《外国文学》(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)已被国内许多高校选定为外国文学教材。

 

价值实现——喜欢考试,面对考试就像运动员上赛场

      “作为教育工作者,我对现行的考试制度也十分不满,经常在不同场合批评应试教育。但无论怎么批评,你必得承认,通过考试选拔人才,还是公平的。尤其对学生,学之本义就应该喜欢考试,学生参加考试,就应该像运动员上赛场一样,充满激情。”

      姜老师对考试的态度,说来也饶有趣味。

      姜老师以农民的身份在1978年通过高考走进大学学堂,这次偶然的命运改变使他非常兴奋:“我发现考试太好了!比做什么都划得来!”他说:“当学生时最喜欢的事就是考试。我们同学中很多有体育文艺特长的,入学很快就成为‘明星学生’,而我属于那种平常学生,所以就期盼考试,只有考试才能体现我的价值,而考试也是最公平的。”因成绩优秀,他连续四年被评为三好学生。“当时条件没你们这么好,给不起奖学金,学校就发背心,大学四年,四件背心,印着三好学生的字,穿起走在校园里,颇有点炫耀之嫌——青年时代我也很虚荣的呢。”说着,他又笑了。

      喜欢考试是肯定其公平,与此相对应,姜老师特别讨厌考试舞弊,因为它破坏公平。班上一共三十七个人,刚好有个位子是单的,考试时他就把自己桌子搬出来到前边与讲台并列,不让别人干扰,同时也向同学和老师证明自己的成绩是靠自己考出来的。“毕业工作之后,我对学生其他方面的错误虽然严厉批评,但处理起来经常手软,唯独对考试舞弊的学生处理绝不手软,严惩不贷。因为考试舞弊太不值得了,都是大学生了,还做这种自欺欺人的事,自己都不应该原谅自己。”我们作为中文系的学生都知道,姜老师平时对学生温和有加,循循善诱,但他作为系主任,整肃考风力度非常大,他来到学生期末考试的考场上,冷若冰霜,一副认事不认亲的面孔,真的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  除了考试,写作也是姜老师引以为傲的事情,“入学第一篇作文,被老师当作范文,在全年级同学中逐字逐句分析、讲评。大出了一次风头,毕业多年后同学们还拿这件事来调侃我。但我也从此爱上了写作,得过几次写作奖,不过奖品顶多也就是一支圆珠笔。”也从这一件事中,姜老师对育人之道上有了深刻的体会,“我觉得不论人的年龄多大,都是需要鼓励的,我那时都27岁了,被老师这样肯定,就越做越好,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。因此现在,我常常会鼓励我的一些学生,对他们的成长来说,这很重要。”

学习方法——怀疑、思考、交流

      然而这样一个善读书、善写作的“乖”学生,却是个在学问上特别“刁钻”的人。“我是一个不容易被人说服的人,无论是书上说的还是老师讲的,我只有自己找到例证才能信服。我那时读书,从来不特地去记理论,只是记忆些自己喜欢的片段,对话之类的,对于书中的理论,有关哪个作品的什么看法,我都会自己去把作品找来读,或者直接去作品中找例证,然后一一对应理论,论证书中理论的正确性。”就是这样质疑,认真,严谨的读书精神,使得姜老师读过的书,多少年都不曾忘记。1982年6月的一天上午,即将毕业的姜老师突然得到通知,说当天下午学校将举行一场留校任教选拔统考。想到自己毕业后分配的工作并不如意,若能留校,肯定是最好的选择,但是,下午就要考试,复习是来不及的,就靠平时积累吧!就这样,他以平时学习扎实的积累,在参加留校考试的23名同学中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,也就因此留校任教。用姜主任自己的话说:又是一次偶然,定下了人生的重要的方向。“我们读书时,很注重知识结构,哪些方面的知识不足,自己根据老师说的知识框架去找书看。非常自主的学习,没有哪个老师会劝你好好读书之类的,大家都很自觉,都明白,这样的读书机会是多么来之不易。而现在的学生读书,我一般不称之为读书,而称之为看字,常常是仅为应付考试进行的‘线行记忆’,没有形成知识框架,所以考过了,就忘了。”姜主任感慨道。

      “大学四年里,报纸上的各种文章我们都读,然后老师、同学一起讨论,谁也不让谁。”姜主任仍颇感有趣地回忆道。

      那个年代,大学生组成成份非常复杂,“有应届毕业生,有教了十几年书的,有小有名气的作家、诗人,甚至还有与我们任课老师一起编过教材的,也有我这样从田地里走出来的。”面对这些社会经验丰富的人群,姜主任觉得自己仿佛就要被淹没。

      姜老师说他们读大学时,寝室是一个很好的讨论空间。八人一间的寝室,没有柜子、更没有桌子,虽然不便于学生们在寝室看书写字,但这都阻止不了他们思想的交流。老师的教学水平、平日里的生活趣事都成为了他们谈论的话题,但最多的还要属新读书籍的讨论,其中就包括书中的人物、精神与思想。加之,当时寝室内的学生构成复杂,有应届毕业生,还有很多则是已从教、从政的人员,他们不同的人生经历与价值观,让他们对某一事物的分析更全面、也更深入,从而让听众常是受益匪浅。渐渐地,因有些人在讨论中思想突出,而在班上形成了其他同学默认的精英集团,无法参与到讨论的人则逐渐被边缘化。为此,这些被边缘或怕边缘的人在群里压力之下,只有通过看书来储蓄自己的能量,指望着进入精英集团的核心。在如此的交流与互勉中,他们点亮着自己心中的那团青春热火,照亮着自己前行的道路。

      采访结束时,我们想知道姜老师对大学生活如何看。他稍沉吟一下说道:“回头来想,读大学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一个里程碑,在大学里应努力培养自己的优势,让自己学有所长,大学如何对待自己的学习基本决定的未来的生活怎样。还是希望我们的同学珍惜四年的光阴,奠定自己一生事业的牢固基础。”

(编辑  唐志为)

 
相关新闻
     
CopyRight © 2009 怀化学院新闻中心版权所有,由党委宣传部负责信息更新、维护
联系电话:0745-2851004 E-MAIL:hhxyxcb1004@163.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开发制作:怀化学院网络中心